首页 奇幻玄幻 末世:我和病娇尸王恋爱了

第25章


他细细呢喃,慢慢来诉,这些年那些无处可放的致命思念。

颜颜。

颜颜。

他反复叫她的名字,迟到多年的睡意终于肯统一混乱的心绪和激荡的情愫,释放他入眠。

说来可笑。

不需要别的答案。

只要“她还爱他”这个微弱的可能,他就能痊愈,就能安睡。

天气闷热,夏颜蹬掉居家裤,用脚缠住身旁的“冰蚕丝被”,他搂住她的身体,任由女孩无意识贪恋自己身体的凉,唇边勾着宠溺的笑。

“热?”

夏颜扭了扭,继续往怀里钻。

然后好像又有点太冷了,伸脚去勾被子。

林啸野扯过被子盖到腰间,她还是嫌冷,自己扯来盖住肩膀,这才搂住他继续睡觉。

每次都这样。

哪怕吵得不可开交,可只要睡着,她依旧会毫无芥蒂地寻求他的怀抱。

如果永远睡着就好了,他的宝宝。

可是那双漂亮的眼睛又该怎么办?那双像黑曜石一样光亮的眼睛。

他喜欢她瞪他。

也喜欢她生气时不共戴天的模样。

讥讽的笑。

不屑的眸光。

面对紧急事态时冰冷暴虐的态度。

利用他又不肯全心全意爱他的嚣张和残忍。

他以前没那么喜欢的,觉得只要关起来亲亲抱抱就好了,哪怕折断双腿也无所谓。等到子女成双,她会习惯,会接受。

怎么办?

好像主人和宠物的位置有点对换了?

是什么时候开始的,嗯,想不起来了。

可是有关系吗?

哪怕当狗。

只要她在他身边,就足够。

男人反复亲吻女孩的额头,恋恋不舍地沉沉睡去。

……

没有闹钟,夏颜十点半才醒。

发现自己衣衫不整紧紧抱住林啸野,立刻观察男人反应——还好,他依旧昏迷,脖颈的绷带渗出血来。烧退了,但没退完,还有点低烧,嘴套扣子松动,但是没有解开。

真是不幸中的万幸。

夏颜爬下床。

虽然不想承认,但是跟林啸野睡觉很有安全感,好久没睡得这么舒服。转念一想,他就是最大的危险,当然有安全感。

被追杀的人躲进监狱,估计跟夏颜的感受类似。

什么烂比喻。

她冷笑一声,换掉染血的绷带,重新缠。

出去一趟,重新做了白粥和小菜端进来,林啸野已经醒来,面前放着昨天的餐盘。

冷粥喝完了。

青菜也吃完了。

他冷冷看她,像看一个美丽废物,沙哑道:“难吃。”

“……”

夏颜说冷掉的当然难吃,把新做的放到男人面前,林啸野斜看她,琥珀色的眸子足够清浅也足够挑衅。

她立马缓和语气,但还是不认输。

“再尝尝。”

林啸野握住勺子舀粥,送到她嘴边。

夏颜,“……”

林啸野,“你自己尝尝。”

夏颜垂首吹凉,喝进嘴里,表情越来越精彩,“咦,怎么没熟?”

林啸野抬头,“你问我?”

夏颜咬住大拇指,嘀咕两声又去夹青菜,吃完义正言辞道:“菜熟了!”

林啸野面无表情道:“不是熟了,是糊了,焦苦味你吃不出来?”

夏颜转身就走。

回到厨房捣鼓电饭煲和炒锅。

没搞明白,甚至还把蔡甜甜叫来,两人合一起也没搞明白。做菜白痴的朋友怎么可能是做菜高手?简直荒谬。

晚饭,夏颜只能开了一盒自热米饭送过去。

林啸野,“你就给病人吃这个?”

“爱吃不吃。”

“再说一遍。”

夏颜垂眸,“电饭锅坏了,煮不熟米饭。”

林啸野叹气,让她喂自己吃。

自热米饭的盒子不方便操作,他现在不能转动脖颈。

夏颜想说托托的狗盆还有新的,倒进狗碗能直接扣到脸上吃,想了想又把话憋回去,林啸野是能容忍她,但能忍到什么程度夏颜也不确定。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页